汇丰在线 市值赶超Google、亚马逊,微软CEO独家专访

  • A+
所属分类:黑马财经

汇丰平台www.geochrom.com

凤凰平台图片:汇丰在线 市值赶超Google、亚马逊,微软CEO独家专访

出任微软公司CEO已经三年多的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日前接受了彭博电视独家专访。在访谈中,他不仅谈及了自己的妻子与孩子,更谈到在微软如何与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一起工作,并且还说到了自己从这两位微软旗帜性人物身上得到的启示。纳德拉不仅就微软未来产线做出了清晰阐述,还就科技公司面临的监管以及女性员工等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Q:你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离开印度来到微软工作,你自称自己并不是那种典型的移民:在学生时代就没什么雄心壮志,甚至入学考试都没通过。你当时只想打板球,然后去银行工作,但你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科技公司之一的CEO,你有什么经验跟大家分 享?

A:我一般不太会回顾过去,更愿意思考我们未来会经历什么变化,为什么会如此,因为这些能给我们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只有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我才会去追溯过去。

现在想想,我成长过程中的充足成长空间塑造了我。独立思考的能力、能找到自己真正热忱所在的能力,对人们长期的影响远远比短期内获得任何学术上的成就对人们的影响要大。大家现在应该认识到这些能力的重要性,这也恰恰是(目前的)教育所需要做 的。

Q:在你的新书《刷新》(Hit Refresh——The Request to Rediscover Microsoft’s Soul and Imagine a Better Future for Everyone)中提到的让我印象最深的部分是有关家庭的描写,你和你的妻子、孩子之间充满爱意。你如何在一个普通人和一个商业领袖之间转换身 份?

A:扎恩出生的时候我29岁。我脑海中想的都是我妻子什么时候能回去做建筑师,育儿所有没有找好,我们周末的生活会如何变化。当然,那晚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严重的脑损伤导致扎恩出生时就患有脑瘫,开始几年我备受煎熬。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的计划,某种意义上说计划都崩溃了。

我想的都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这一切要发生在我们家?”但看看我妻子是怎么做的—她剖腹产的第二天就起来照顾扎恩。说实话那些年都是她在教育我,我什么都没做成,但扎恩有了些变化。我意识到自己需要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对于我来说生活给我们最残酷的教训是,要学会通过别人的视角观察生活,这也是打造同情心文化的基础。这件事对我而言,无论是我的家庭还是我的工作都影响很 大。

Q:你在25年前同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合作,有哪些事是你觉得值得学习的,又有哪些事你还不够满意?

A:比尔和史蒂夫的出色之处是他们都很真诚且正直,能辩证地看待问题—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做的很多事都经得起时间的推敲,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一直认为比尔和史蒂夫肯定是微软很多人的榜 样。

Q:你出任CEO的时候,说过微软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微软是一个失去灵魂、迷失方向的空壳。你说“微软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这句话时,有没有冒犯到他 们?

我要有发现问题的勇气以及发现美的眼睛,这是我从比尔和史蒂夫身上学到的。实际上,比尔一直在向前看,他知道其中的逻辑:我们不是要改变一切,而是要改变那些需要改变的—这是关 键。

史蒂夫给我的最后的意见是让我做自己,我一直都是局内人。比尔同保罗·艾伦创立了微软,同史蒂夫发展了微软。是微软让我成长,可以说我是伴随着微软在成长,并以此为傲。当然作为一个一直在微软工作的人来说,我也有难得的局外人视角,我认为有很多事必须要做出改变。

Q:那么,当你和比尔·盖茨意见相悖的时候一般怎么处 理?

A:不可否认,我是微软公司的CEO。比尔给我的反馈非常非常关键,但怎么做则取决于我。我要确保一切是以公司的利益为出发点,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比尔的意见非常宝贵。如果他不同意我的做法,我会三思而后行。

凤凰平台图片:汇丰在线 市值赶超Google、亚马逊,微软CEO独家专访

纳德拉和微软创始人及第一任CEO比尔·盖茨在一起

Q:微软一直非常直接地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些决策,无论是旅行禁令还是移民政策,你们甚至声明说如果对你们公司员工不利,你们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你怎么判断什么时候该“还击”?

A:对我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要在平时的原则坚守中体现出这一点。至于说移民政策,我们要竭尽所能保护自己的员工,因为他们不仅服务于微软,更是对整个美国都做出了贡献。这就是我们对待这些问题的方式,但我们毕竟不是民选官员,没有相应的义务和职责。因此,我们很清楚,终究会受到法律的约束,但我们将为了我们所坚信的人民的权利而战。

Q:我们见识过美式橄榄球联盟(NFL) 是如何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展开骂战的,也听闻过星巴克公司是如何还击其股东的。你们有没有受到过消费者的抵制或者说董事会的反对?

A:我做微软CEO三年半以来让自己明白的一件事是:同董事会乃至管理层打交道很复杂。如果把股东、消费者、员工和政府几股势力分开来看,这太天真了,他们总是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对于我们这种大型的跨国公司来说,我们需要平衡各方力 量。

Q:你跟美国总统特朗普有过两次会面,你对他有什么感 觉?

A:实际上,与他的两次谈话都是围绕着移民政策展开的,我据理力争合理的移民政策改革可以让美国更有竞争力。美国的基础建设—尤其是数字化基础建设—需要移民的帮忙。谈话进行的比较顺利,他很乐于倾听我们的意见。我们要锲而不舍,确保这些最后能真的可以落实。

Q:现在有对科技行业进一步加强监管的态势,涉及谷歌和Facebook等,牵涉到的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欧洲,你担心日趋严格的监管吗?

A: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最重要的事是不要去担心即将发生的监管。以我们为例,无论是在英国、德国、中国还是美国,科技公司必须要想的一件事是:小企业如何做到更有生产力;这些国家的大公司如何更有竞争力;公共领域如何办事效率更高。对我来说这是最终衡量成功的标准,政府会依据这些标准衡量科技公司是不是做出了贡献。

Q:你觉得科技公司是不是需要进行更严格的自我监 管?

A:我们都需要。科技公司变革的速度如此之快,我们必须要学会应对任何不可预测的结果,并确保我们不会随着科技的进步而迷失自己。所以在监管变得更严格以前,科技公司建立起高度透明、能确保客户隐私权得到保护的机制就很重要。

Q:科技行业一直存在性骚扰的问题,有一些闹得沸沸扬扬,但我确定还有更多的性骚扰事件不为人所知。在这个问题上科技行业肩负着什么责任?

A:首先,我们意识到了拥有多种族的员工队伍对我们的业务发展有多重要,不仅能让员工发挥最大能动性,也让公司拥有独一无二的文化,这样才能更好地为全世界提供产品和服务。以微软为例,我们的目标是要让组织中每一名员工都变得更强大。微软的女性员工比例一直很低,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努力增加女性员工比例,现在上升到了27.7%—但这还不够,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们女性员工数增加了4%,最开始的人数非常少。我相信科技行业在这方面会变得越来越好,而不仅仅是数字问题,数字多少是由人决定的。

Q:你在2014年的科技峰会上有关女性涨薪的言论让你备受指责。你说:问题的关键真的不是在于要求涨薪,而是要了解和相信随着女性员工的成长,体制实际上会给予女性员工合理的加薪。事后你对此言论道歉,并在你的新书中用了整整四页解释你为什么错了。这件事对你以及其他有隐性偏见的人有什么影响?

A:在女性科技峰会上回答这个问题,认为体制会根据个人经验给予合理加薪,这简直一派胡言。因为这个问题的深意是:作为微软的CEO要怎么做才能让推动整个加薪机制更公平—我会抓住一切机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改善(加薪机制)。当我回头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察觉到:“天啊!我竟然没读懂问题背后的意思?”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对整个公司来说也不算糟糕。我的公众形象当时一团糟。我们非常看重这件事,从中得到了很多教训。

Q:微软一直坚持自己制造硬件这件事有多重要?艾伦·凯(Alan Ka;电脑用户界面领袖级人物、苹果公司资深员工)曾经说过:如果你很重视软件产品,那么就要自己生产硬件—这是实情;我们会一直给硬件做投资,来开发新的产品分类。你们还会生产手机吗?会在什么情况下生产手机?

A:我曾经说过很多次,我们现在不要沉迷于那些已经很成熟的产品类别上,尤其是在现在的规则下,大家现在对手机的看法未来肯定会发生很大变化。我们的新产品HoloLens也是移动设备,使用电池,像眼镜一样。这种设备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微软未来肯定会一直关注计算机业务,但我们的目标是发展新的产品种类。

Q:你在新书里面提到了微软未来的三个发展策略:混合现实(MR)、人工智能(AI)、量子计算。聊聊AI的问题,谷歌、Facebook和苹果有没有可能会超过微软,并在AI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对微软来说比较重要的就是如何发展AI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更加普及化,让每一位消费者都能有自己的AI产品。这样一来,无论是小规模的非营利性公司,还是大规模的跨国公司都能利用AI技术,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凤凰平台图片:汇丰在线 市值赶超Google、亚马逊,微软CEO独家专访

新成立的“云与AI平台部门”由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负责

Q: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警告我们AI很危险,他是对的吗?在军事等领域应用AI会危险吗?

A:新兴科技肯定都会带来好处,我们要充分利用,并清楚知道会有一些不可预测的结果,所以我们首先要利用AI帮助人们变得更强大。如果人们无法控制AI了,那么确实会比较危险。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不是一直担心AI在未来会有多危险,而是在前期编程的时候就把规则修订好。就如同重视客户体验是我们的职责一般,研发优秀的AI产品也是我们的责任,我坚信我们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合理编写AI的程序。

Q:所以说,机器人是可以占领世界的,但人们希望不要这样?

A:是的。

Q:有没有什么市面很受欢迎的产品,你希望是由微软发明 的?

A:说实话,回顾过去有很多产品我都希望是微软发明的。希望我们能在甲骨文(Oracle)之前发明关系型数据库,因为这是IBM之前最重要的科技之一。所以,我对新科技产品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担心,问题是我们能对得起自己的使命感,履行自己在科技行业的职责。可能会有其他公司抢先一步进入量子计算领域,但我们的工作(核心)内容肯定很不同。

Q:微软现在的产品适用于很多不同的操作系统,Windows系统未来对微软的重要性有多大?

A:Windows系统有几十亿用户,去年在3亿台个人电脑上搭载卖了出去。Windows系统未来仍然是我们业务的重头戏,但不会是唯一的业务—这是我们做出的改变,我们的业务种类更加多元化。游戏业务我们有Xbox,电脑和电视终端都有游戏业务,有超过5500万的Xbox直播注册用户。我们有Windows业务,还有Office 365(办公软件)和Dynamic 365(企业级管理软件)业务等。所以说,微软的业务模式非常多元化,我们会继续努 力。

微软大事记

1975年: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创建微软

凤凰平台图片:汇丰在线 市值赶超Google、亚马逊,微软CEO独家专访

左起: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

1986年:微软上市,股价从每股21美元上涨到28美元

1995年:Windows 95操作系统发布,微软盈利增长29%,达到60.8亿美元

1998年:微软成立印度总部,规模仅次于美国总部

2000年:史蒂夫·鲍尔默接替比尔·盖茨出任微软CEO

2001年:家用电视游戏机XBOX于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上开始发售

2012年:发布微软SURFACE触屏电脑

凤凰平台图片:汇丰在线 市值赶超Google、亚马逊,微软CEO独家专访

2014年:萨蒂亚·纳德拉出任微软公司CEO

2015年:微软减损76亿美元与收购诺基亚相关资产有关的费用

2016年:谷歌浏览器(Google Chrome)的市场比重超过微软浏览器(Internet Explorer)

2017年:7月21日,微软股价创历史新高,每股股价达到74.3美元

汇丰平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